热门搜索:

义庄以及联盟各大势力中的精锐实力最弱的也有先天境界想要绞杀祁

时间:2019-01-01 14:37 文章来源:互联网

  一看到白寒天,庞虎不禁冷笑道:“白寒天,当初你们不是还在叫嚣着要绞杀我们这些盗匪流寇吗?怎么,现在还上赶着要合作了?”
 
    白寒天也是冷笑道:“上赶着合作的是你们祁连寨好不好?到底是谁被聚义庄被逼的差点被灭门,你自己心理还没数吗?”
 
    眼看着两个人又要吵起来,楚休连忙道:“二位,冷静一些,咱们既然想要联手,那便暂时放下之前的恩怨,否则敌人还没看到,自己先打起来,这可就丢人了。”
 
    白寒天和庞虎同时冷哼了一声,庞虎指着楚休道:“我祁连寨这边都交给林烨公子一个人来指挥,你直接跟林公子谈便好了。”
 
    听到庞虎这么说,白寒天当真有些诧异,他还真没想到,祁连寨的一切竟然都是由这个魔道的小子来指挥的,他原来还以为这小子只是一个说客。
 
    不过这时白寒天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猛然看向楚休道:“你是林烨,那个隐魔一脉的林烨,曾经斩杀过夏侯氏夏侯无江的林烨?”
 
    楚休点了点头道:“正是。”
 
    庞虎奇怪道:“林公子在江湖上很有名气?”
 
    白寒天略微无语的看着庞虎,这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自己请来的人,把指挥祁连寨的权力都给交出去了,结果庞虎对于这林烨的了解甚至还不如自己,这家伙是搞笑来着?
 
    其实这些庞虎是真的不知道,祁连寨毕竟只是盗匪组织,也没有那么多的灵通消息,当然打探不到关于魔道的一些隐秘。
 
    反正他只知道这林烨是梅轻怜派来的,而梅轻怜又不会害他,庞虎只要知道这一点,那便足够了。
 
    而白寒天身为极北飘雪城城主,上次浮玉山正魔大战他虽然没有参与,不过魔道重新崛起,江湖上可也是有着不少的消息传来的,林烨这个身份也是进入了众多正道宗门的眼中。
 
    看着林烨,白寒天眼中带着一丝讶然之色道:“之前我还当真是怠慢了林公子,林公子在隐魔一脉的身份可是相当不凡啊。
 
    隐魔一脉的大宗阴魔宗和无相魔宗都对你青眼有加,就连昔日的魔道巨枭,‘玉面天魔’魏书涯都对你极其看好。
 
    浮玉山正魔大战中,你更是轻易便斩杀了夏侯氏这一代最为杰出的弟子夏侯无江,恐怕你的实力足以位列龙虎榜前十了。”
 
    庞虎看了白寒天一眼没有出声。
 
    梅轻怜可是说过,这林烨的实力都足以位列龙虎榜前五了。
 
    楚休笑了笑道:“都是一些虚名而已,白城主不用抬举我,跟诸位比,我也依旧是小辈。”
 
    白寒天没有说话,如果资料没有错的话,这位可是隐魔一脉重点培养的年轻俊杰,现在他虽然是小辈,但等到一段时间之后,他可能便跟自己平起平坐了。
 
    白寒天一挥手道:“既然祁连寨把一切都交给了林公子你来布局,那林公子你就说说你的计划吧。”
 
    楚休眯着眼睛道:“有着白城主你的加入,我的计划其实也简单,无非就是诱敌和绞杀这两步。
 
    不过聂仁龙父子为人谨慎,这诱敌嘛,则是必须要加上一个有分量的诱饵才行,这个诱饵便麻烦庞寨主你来当了。
 
    聚义庄的人知道,祁连寨都是以庞寨主你为尊的,所以现在聚义庄最想杀的便是庞寨主你。
 
    上次你跟‘石将军’韩霸先一战,自身受了一些伤势,现在你的伤势虽然好了,但你也找个机会,装做伤势没好,在一个地方养伤,引得聚义庄全力出动,我们只需要埋伏在周围便可。”
 
    白寒天皱了皱眉头,这种简单的招数谁都能想得出来,不过关键的是,聚义庄会上当吗?无论是聂仁龙还是聂东流,他们两个可都是人精一样的家伙,是不会这么轻易上当的。
 
    看出了白寒天心中所想,楚休只是淡淡道:“白城主不用担心,聚义庄那边,有我的人。”
 
    听到楚休这么一说,白寒天的心中顿时一动。
 
    明明处于弱势一方,这家伙竟然还在聚义庄那边安插了卧底?
 
    这时候白寒天也是心中怀疑,聚义庄入侵他北地一事,是不是也是那个卧底干的?
 
    不过这个想法只是在白寒天脑中出现了一瞬便被白寒天抛在脑后了,这个时候去思考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白寒天已经出现在了这里。
 
    况且真正让白寒天决定出手的还是聚义庄本身的威胁。
 
    哪怕聚义庄没有入侵他北地,但聚义庄若是成了极北飘雪城的邻居,白寒天可不敢保证聂仁龙就一定会安安稳稳的发展,双方和平共处。
 
    正如那林烨说的那样,将危险提前扼杀,如此才是最简单直接的。
 
    数日之后,聚义庄的临时据点内,聂东流又一次听到联盟麾下的那些人不听指挥,擅自前往北地一事。
 
    这帮人一犯再犯,聂东流已经到了隐忍的极限了,所以聂东流直接找到聂仁龙,怒声道:“父亲,对于那帮人也真应该下一次重手了,再这么下去,联盟的规矩何在?”
 
    聂仁龙也是神色阴沉的点了点头道:“是不能继续这么下去了,去,把那些人都找来!”
 
    等到聂仁龙将苗春茂等人都找来之后,他还没有开口训斥,苗春茂便激动的开口道:“庄主,我们找到了那庞虎的踪迹!甚至大部分祁连寨的余孽都在那里!”
 
    聂仁龙闻言顿时一愣,他连忙问道:“你们说的可是真的?”
 
    苗春茂连忙道:“当然是真的!怪不得咱们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那帮祁连寨余孽的踪迹,原来他们竟然躲到了北地那里。
 
    而且上次韩前辈跟那庞虎一战,将庞虎重创,那庞虎正在北地搜集一些奇珍灵药疗伤呢。
 
    怪不得上次他们祁连寨如此匆忙的退避,原来是因为那庞虎重伤未愈。
 
    庄主,正好趁此时机,将那厮一网打尽!”
 
    聂仁龙点了点头,怪不得庞虎会退,原来庞虎伤势也是不轻。
 
    不过庞虎竟然在北地之内,这还当真是有些棘手。
 
    不久之前白寒天可是刚刚来找过他,结果现在自己若是再去一次北地,而且还是带着这么多人亲自前去,难免会引起一些误会的。
 
    一旁聂东流也是道:“父亲,先谨慎处理吧,派人去盯着那边,等到摸透对方的实力之后再行出手。”
 
    听到聂东流这么说,苗春茂却是心中焦急了起来。
 
    那林烨让他把聚义庄的人都引到埋伏的位置,只要他成功了,他和苗家便不会有事。
 
    但林烨可没有仔细的教过他怎么做,完全靠自己自由发挥。
 
    这次的任务他若是失败了,那自己这段时间的潜伏可就白费了,苗家可也是凶险了。
 
    苗春茂灵机一动,忽然道:“庄主,等不得了!
 
    我们回来的时候留下了几名武者在那里看守着,不过我却是疏忽了,留下看守的人实力太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那庞虎发现。
 
    万一他们嘴不严,泄漏了消息,那庞虎等人肯定都已经转移了。
 
    聂仁龙皱眉道:“你既然知道对方是祁连寨的人,为何不派一些实力足够的武者在那里蹲守?”
 
    苗春茂做出一副羞愧的神色道:“是我想的不周到,等我们回来之后,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做的貌似有些不妥。”
 
    聂仁龙皱着眉头道:“既然这样,那就立刻集结人手准备动手,对了东流,你去把韩兄请来,这次还要麻烦韩兄再次出手。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那庞虎虽然还在重伤,不过我们也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聂东流点了点头,前去请韩霸先也过来。
 
    平心而论,他这个师父对他还是很不错的,聚义庄有事情相邀,韩霸先也是二话不说,立刻前来帮忙。
 
    不过不知道为何,聂东流心中还是有着一丝阴霾在,让他总感觉有些心绪不宁的。
 
    此时北地小城雪连城外,聚义庄跟联盟中几十个势力的武者全都已经到了,将整个雪连城包围。
 
    雪连城很小,只是一座寻常的土城,一眼就能从城南望到城北的那种。
 
    聚义庄联盟总共也只出动了不到一万人,不过这一万人却都是聚义庄以及联盟各大势力中的精锐,实力最弱的也有先天境界,想要绞杀祁连寨那些人,简单的很。
 
    此时在聂仁龙的身边,还站着一名身材高大,穿着一身黑色战甲的魁梧中年人。
 
    那魁梧中年人身上的气势雄浑狂暴,其威势甚至要比聂仁龙更强,此人便是聂东流的师父,北燕武林大豪,‘石将军’韩霸先!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埋伏
 
    石将军韩霸先会收聂东流为徒,这件事情曾经让整个北燕的武者都感觉很奇异。
 
    因为韩霸先跟聂东流明显就是两个性格的人,这样的人也能成为师徒?
 
    其实韩霸先收聂东流为徒倒是没那么多复杂的理由。
 
    韩霸先这辈子先入朝廷,再出走江湖,行事简单直接,但却也被人坑过无数次。
 
    所以他这次找传人,只是想要找一个脑子灵活点的,别让人轻易坑死那种就好了。
 
    聂东流的天赋不错,脑子也够用,很符合韩霸先的要求。
 
    当然像是符合这两点条件的,江湖数不胜数,聂东流能被韩霸先看重成为弟子,还是因为他身上另外一种特制,那就是不服输。
 
    虽然在楚休等聂东流的敌人看来,聂东流为人算计太多,有些令人厌恶,甚至都没有多少属于武者的锐气。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聂东流的心志却也是极其的坚韧,他这辈子从小到大被人击败过无数次,其中在楚休手中吃亏就已经有数次了,结果聂东流却是没有丝毫的丧气,仍旧能够重新站起来,不像是那剑王城的林开云一样,被打击了一次心境便彻底废掉了。
 
    聂东流的这种特质跟韩霸先很像,想他韩霸先早年时,也不是靠天赋打天下的,一样是屡败屡战,这才有了现在的实力地位。
 
    聂东流能成为韩霸先的弟子,主要便是因为这一点。
 
    此时韩霸先揉了揉自己的拳头,嘿然道:“还等什么呢?直接动手就是了,我倒是想要跟那庞虎再交手一次。
 
    庞虎没想到韩霸先会出手,韩霸先也没想到庞虎的实力竟然这般强。
 
    不过这庞虎倒是激起了韩霸先的战意,他倒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再次出手了。
 
    聂东流皱着眉头,没发现什么不对,他将目光看向聂仁龙,等到聂仁龙点头之后,聂东流这才沉声道:“动手吧,遮掩气息,不要让祁连寨的人发现我们,这次争取不放过祁连寨一人!”
 
    在场的众人都是点了点头,按照苗春茂所指的方向潜伏过去。
 
    苗春茂所指的地方乃是雪连城内的一座大宅,足够容纳数百人,祁连寨的精锐便都埋伏在这里低调的修养着生息。
 
    不过等到众人即将潜伏到那大宅前面时,聂仁龙却是停下了脚步,面色骤然间变得极其难看。
 
    一旁的聂东流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后他的面色却也是一变,同样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在其中。
 
    这座大宅周围的长街上很安静,安静到了极致,周围空空落落,根本就连一个行人都没有,显得很怪异。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成祁连寨为了保证自己的隐匿性,所以把一整条街都给买下来,防止外人认出他们来,但实际上这种行为却是更加的掩耳盗铃。
 
    闲着没事买下来一条街隐藏的,还有比这更显眼,更白痴的事情吗?
 
    祁连寨的人不是白痴,他们做不出来这种白痴的事情,所以唯一的解释便是,这其中有问题!
 
    无论是聂仁龙还是聂东流,他们都下意识的都望向了苗春茂,因为这地方是苗春茂最先发现的。
 
    不过他们此时却发现,一直以来都表现的积极无比的苗春茂此时却是低调的很,他竟然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聂仁龙和聂东流的神色纷纷都是一沉,两个人刚想要让众人撤离,不过就在此时,长街之上却是闪耀着冰蓝色的阵法光辉,无数天地元气凝聚,化作长枪一般的冰凌向着聚义庄联盟的众人刺去!
 
    “有埋伏!小心!”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